第30章 别意与之谁短长 下(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新婚的四爷在家待了数日後就启程回营,因为照顾柳真真队伍行进速度放慢很多,但是为了赶时间必须昼夜不歇的前行。因此,顾海不方便同柳真真欢好,只能时不时在中途休息间隙,借著嘘寒问暖的由头将那美人儿剥光了舔咬吸允个遍才依依不舍的离开。顾家的男人似乎天生就是会同女人的,连顾海自己都觉察到对著柳真真时,那种把握不住自己的失控感,多年沈寂的好似找到了一个出口,尽数都交付给了这个小女人。

随行的侍卫们往往见了将军进马车後,就四散开来在百米开外休息,聊天。苏鸣一面神色自若的同诸人闲聊,一面却无法克制的去听那车内的动静。他耳力不比四哥差,但是若不想听也不是不可能,偏偏做不到。那车里细弱的哀鸣,口舌交吻的湿漉吸允声以及四哥低哑的话语完全让他明白了男女私下相处时会做些什麽。比如那些又湿又响的啧啧声,是四哥在吸允著柳真真的身子,因为他会低声说那水嫩光滑的皮肤让他亲不够,更会露骨地要她自己掏出双乳喂到他嘴边。

“真儿的奶真是甜啊,来,让夫君再吸口。”

“爷的好不好吃?来,趴好,让爷好好喂饱你。”

“乖,整根都吃进去,恩,吸它,嗯啊,你这小嘴跟那小逼一样厉害,把爷的魂都要吸出来了。”

“唔,要到了,用力吸,啊啊啊,都给你,爷的精华全部都喂给你,喝下去。恩,对,舔干净它,唔,小妖精。”

那些断断续续的调逗戏弄听的人脸红心跳,偏偏他只能尽力维持著自己和煦的表情。

顾海总是喜欢将柳真真抱在怀里,然後隔著衣裙抚摸她的身子,等兴致来了就扯开衣襟,撩起裙摆,好露出那些私密又招人的地方尽情玩弄。柳真真素来敏感,少许的撩拨都会发出低低的娇吟,她也怕外人听见,只能咬著自己手指低呜。

顾海不能把柳真真就地办了,但可以用其他法子喂饱这个小娃。他若是在车里便会用自己的手指把柳真真送上几番,若是他不在,也不会让那空著。

这辆马车名为茧,是从顾家库房里专门调配出来的,顾家用的自然是好东西。这不,顾海吻得柳真真浑身发软後,伸手探入她双腿间按了按垫在下面的棉帕,指腹触及一片濡湿,他低笑著亲柳真真绯红的小脸:“小东西,玩得这麽开心,瞧瞧你下面湿成这样,恩?”

柳真真眼神涣散,一身香汗地咬著帕子,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在外人看来马车里,只有一个穿著华丽丝裙的美人咬著手绢靠坐在铺满软垫的矮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