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蛙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之天柱崛起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下辈子我娶你过门
  入夜,沐知寒现在窗边,看着远处山谷的竹屋,一盏灯火摇曳,点缀着夜色,多出一分柔和之感。

  有时候,沐知寒也难以相信,帝国曾经的长戈武侯,如今的长戈王,游走于三教九流之间,居然是个喜欢安静的君子。

  黑山白水宗,亭台楼阁不少,可是嬴玄一眼就相中了那座不起眼的小竹屋。

  “他一直都这样吗?”

  沐知寒收回目光,关上窗户,莲步轻移,坐了下来,看着挂在墙上字画。

  “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

  一笔一划,还稍显青涩,诗句优美,可是难以掩盖铁笔银勾之间的锋芒。

  三年时间而已,当初那个轻狂少年已经成长了这种地步,让人叹为观止。

  她和嬴玄相识只不过一场意外,那时嬴玄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是辽东微不足道的一名将领,远不及此刻这般八面威风。

  六年前,她为了感悟寒冰大道,孤身闯入妖族雪原,而后迷失了方向,被妖族发现,费了很大的气力,才逃出生天。

  但是她也身受重创,体力不支,眼看妖族迫近一时,一队骑兵从天而降,击溃了追击她的妖兽。

  “唉,你是人族吗?”

  那是嬴玄虽然青涩,但是眉目之间,就已经充满了张扬的气息,就那么突如其来的闯入她的眼睛之中。

  “嗯!”

  “还能动吗?”

  见她皱眉,少年已经催动战马,将他一把揽入怀中,放在自己的前面,带着她返回了辽东。

  也就是那时,他知道了少年的名字:嬴玄,大秦始皇帝的弟弟。

  “女人,你真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嬴玄,大概是她见过最不守礼数的家伙,肆无忌惮的目光,充满了侵略的力量。

  嬴玄,也是她见过最不怕死的家伙,明明知道她的恐惧实力,依旧大摇大摆的跑到她的面前,大放厥词。

  “女人,本将军中意你,给本将军最妾吧!”

  挨过一顿毒打之后的嬴玄,便有所收敛,可是嘴上依旧倔强。

  “那就做妻吧!皇族婚姻大事不由己,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等嬴玄鼻青脸的出去,她不由好笑,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屁孩,懂什么婚姻大事。

  在嬴玄的精心照顾一下,她的强势好的很快,无聊之时,嬴玄就会带着她出门散心,但是会说一些过分的话。

  “你太冷了,笑一笑,本将军就更喜欢你了!”

  “唉,沐知寒,子曰:所谓的一见倾心,是蓄谋已久的见色起义。本将军见色起义了,你说怎么办吧?”

  “孔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沐知寒玩味的说道。

  “那可能是我记差了,总之说话之前,加上子曰,总觉得很牛逼的样子。”

  有时候,少年也会说说他的理想。

  “我要打到北方去,替陛下打下大大的江山,秦人的黑色旗帜,总有一日,会插到天下每一个角落。”

  “不过,先定他一个小目标,成为帝国武侯,在定他一个大目标,攻略北方妖族。”

  她一身修武道,守身如玉。

  可是嬴玄抓起她的手,在辽东满大街胡吃海喝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当嬴玄抱着她,驰骋在辽东山野的时候,她居然有些许的欣喜。

  最让人怀念的,永远是平淡的日子,不知何时,他有些留恋和嬴玄在一起的时光,她的心中,不知何时有了嬴玄的影子。

  她一声见过天骄无数,都不曾动过心,没有想到居然对一个少

  她大了嬴玄很多,这让她觉得羞耻,她有了逃避的想法。

  “女人,每年这个时候,你都要辽东看我。”

  嬴玄依旧霸道,“我也看出来了,你家也是大户,等本将军封侯了,再去上门提亲不迟。”

  以后每年,她都会去看嬴玄,和以前一样游玩、戏耍,她甚至想过真的交给这个张扬的小家伙,就这么平淡的过一生。

  于是,她在等嬴玄封侯,嬴玄在懂她点头。

  她等到了嬴玄封侯,也等到了辽东黑甲肆虐辽东门阀。

  辽西之战,辽东有了新的武侯,辽东武卒改名辽东黑甲,自长城南下,破灭门阀,一直打到黑山白水宗山门之下。

  沐知寒从以往的记忆中清醒过来,从那时起,他就知道嬴玄没有味为他而活,而是为嬴政而活。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说话?”

  屋里有灯火,穿外的影子瞒不过沐知寒的眼睛。

  “说几句话就走!”

  嬴玄背靠在窗户上,声音低沉。

  “说吧!”

  “我明日就要走了,比番南下,除非两族大战,否则就不会再回来了。”嬴玄说道。

  “去吧,去杀你的人去吧,反正你的心,从来不会因为我改变的。”沐知寒说道。

  “保重!”

  “等等,嬴玄,你什么时候可以不为嬴政而活,为你自己而活呢?”

  沐知寒突然问道。

  嬴玄沉默下来,确切的来说,他也不是为嬴政而活,他和嬴政都是为将要来临的煌煌大世而活,可是这个大世,不是所有人都明白的。

  “下辈子吧!”

  嬴玄终于开口说道:“下辈子,我铺十里红妆,娶你过门。”

  “滚吧!”

  随着帝国两路大军南下,直逼楚地,数场大战下来,楚地叛军压力倍增,终于体会到了帝国边军的强大之处。

  “和帝国守备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太强了。”

  金龙王说道:“边军强者出手,斩杀我族四位龙圣,一尊大圣,尸体都被分而食之,实在可恨。”

  “蒙恬、王离虽然可怕,但是驻扎在南阳的破甲武卒才是真正的麻烦。”

  龙且说道:“宣武侯内史腾,那可是覆灭韩国的狠人,手段肯定在蒙恬、王离之上。”

  “现在不适合硬碰硬,暂且避其锋芒吧,等我军士兵操练之后,战力大增,再来一较高下。”

  “妖族罢兵,我族尚在东海,鲛人被任嚣拖住,羽人隔岸观火,此刻确实不是决战之机。”

  金龙王提议说道:“我等向南撤军,和鲛人合兵,便无惧帝国,再行争霸九州,也是不迟。”

  随着帝国边军的南下,帝国武侯也纷纷到了咸阳,九州的百姓对对这群神秘而又强大的帝国武侯有了新的认识。

  其他人不肖多说,王龁、蒙武、李信乃是秦国赫赫有名的将领;王贲、内史腾皆有灭国之功,而与他们其名的赵修客、杨启,有怎么会是简单的家伙。

  元武侯李牧、武安君白起,更是叱咤风云一个时代的战神,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我的个乖乖哦,这北方武侯都什么怪物,一个比一个听起来可怕啊!”

  “他们这么强,为什么我不知道啊?”

  “现在不就知道了,大秦还是踏灭六国时的大秦,楚人跳哒不了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