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蛙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国服第一男装大佬 > 第829章 谁也不用受那个贿赂
  “那个什么……花洮,真是r组织创始人啊?”罗夏没回应温寻的话,而是抬头疑惑地询问他。

  尽管刚才在门口已经全都听了个明白,但是从罗夏嘴里问出来的时候,温寻还是没忍住愣了愣,而后“嗯”了声。

  随后罗夏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淡淡道:“我记得上回你不告诉我,是说他跟你有关系?”

  听到这里,温寻略微沉思了几秒,薄唇微抿,算是默认。

  “你跟他的关系,我先暂时不考虑,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他跟楼司辰能扯上什么关系。”罗夏皱着眉角,盯着一个方向沉默了。

  焦闻是楼司辰派来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罗夏脑袋里没有其余的第二个人选,但是问题在于,楼司辰为什么要告诉她关于花洮的事情呢?

  就为了她和他们互相针对?没道理啊,楼司辰又不是不知道她和温寻的关系,她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样?

  许久,罗夏看向了温寻,只不过温寻并没有在看他,温寻也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目光冷冷,带着股复杂的情绪。

  温寻总归是知道的比她多,但是很多事情温寻确实也不好都告诉她,这点罗夏是理解的。

  只是这样一来,很多事情似乎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罗夏回了趟国家队基地,小组赛的所有数据今天全部都统计了出来。

  最后晋级的队伍分别是中国队`日本队`美国队`韩国队`英国队`法国队,剩下的所有战败队伍会进行六晋一的复活赛,之后就会开始bo1单循环赛。

  中国队开会的时候整体氛围并不是很轻松,因为bo1单循环非常难打还特别累,非常考验选手的抗压能力和状态,这种计小比分性质的比赛往往都是职业选手最不想遇到的。

  “要我说啊,这几个队伍咱们最应该针对的是美国队。”戚野在电竞椅上转了一圈,出溜到了罗夏旁边,然后拿笔指着大屏幕的资料道:“你们看哈,这日本队和韩国队都是老朋友了,打法都熟悉,英国队黛鹿琳刚退队,整体状态都还没调整过来,法国队前两年战绩也不怎么样。”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针对美国队多做点训练,到时候好给他们当头一棒。”戚野十分自信地翘起了二郎腿。

  旁边的顾岑听他说完之后,则是微微皱了皱眉,有些嫌弃道:“你会不会看图表,今年法国队的胜率明明比美国队高多了。”

  被反驳了之后,戚野显然不是很服气,“啧”了声,“他现在状态再好,也是今年才好的,世锦赛经验不够,也没打过bo1,哪顶得住美国队那三大满贯的队伍。”

  眼看着这俩人又要吵起来,罗夏咽了口口水,插了句嘴:“其实我觉得,真要选个队伍先做针对,应该选英国队吧?”

  江阑坐在旁边一直在听他们讨论,此时见罗夏突然开了口,不免抬了下头,“英国队?”

  “现在黛鹿琳走了,按理说英国队是乱着,但是你们别忘了,英国队可是这些队伍里最爱投钱的。”罗夏从电竞椅上站起来,而后把手里的手机屏幕转向众人,语气淡淡:“根据英国队前两年的世锦赛经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开始疯狂地从各个国家的队伍挖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就是罗夏刚查出来的前几年在总决赛之前被英国队挖走的人员名单以及相对应的违约金支付情况。

  毫不夸张地讲,英国队掏钱向来大手大脚,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只要能挖来,违约金全都帮着给干净。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无疑是世锦赛手段最黑的,但偏偏,黑得又那么光明正大。

  “我想起来了,去年美国队和英国队的总决赛就差那么一个小比分,差点三连冠就被断了,就是因为美国队当时那个金牌射手被挖了。”俞飞突然就是一阵恍然大悟。

  “那这么说我们的人是不是也有可能会被挖啊?”江阑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摸了摸下巴。

  听到他这话,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了几分,全都开始互相观望。

  顾岑向来跟戚野不对付,这会儿第一个看向的就是戚野,碰巧戚野也在看他,顿时就不爽起来:“你看小爷我干什么?小爷我缺他们那点钱吗?”

  闻言,顾岑“哼”了声,翻了个白眼别过脸去,“就你那操作,人家也不稀罕挖你。”

  “你”戚野不爽地从座位上弹起来,狠狠地瞪着顾岑。

  俩人眼看又要掐到一起去,江阑无语地从后面把他俩拉开,“行了,都差不多得了,知道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压力都大。”

  说着,江阑叹了口气:“不过没关系,这次的准备时间很长,差不多有三周时间,这几天我定了夏威夷的票,都去玩两天再回来。”

  “至于刚才说的英国队的那点事”江阑扫了一圈旁边这些人,一字一顿道:“记着,咱们国家队没比他们穷,谁也用不着受那个贿赂,懂吗?”

  江阑这话难得有了几分管制作用,所有人都垂着头不说话了。

  看他们这副丧丧的模样,江阑有点来气,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喊道:“听懂了吗!”

  闻声,所有人都被吓得瞬间抬了眼,然后都条件反射一样地异口同声喊道:“听懂了!”

  这下江阑才满意了几分,拿着平板出了会议室。

  等江阑走了之后,戚野摊在椅背上,无奈道:“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有心思度假玩去啊?”

  顾岑此时已经起了身,路过戚野的时候撇给了他一瓶水:“不玩白不玩,怎么打都是打,还不如玩够了再打。”

  戚野接了水,又叹了口气:“啊小爷我想念在家躺着花钱的日子了。”

  话落,戚野也跟着走了出去。

  罗夏拿着手机搜了点东西,所以走得晚,不过她准备走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唯独屠因在原地看着手机。

  “屠队?”罗夏愣愣地叫了他一声,“你不去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