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蛙文学网 > 其它小说 > 宿主又开启作死模式了 > 第151章 太子妃她素手纤纤60
  “你……你真的是太子明衍?”凡笙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如果她真的是那位要屠杀秦家满门的皇帝,自己现在是否应该趁他身边没人直接就地结果了他!?

  只是……为什么会稍稍有一丝犹豫,就因为方才在逃难途中他对自己颇为照顾?想到对方全程将自己护在怀中,还小心翼翼按住自己的后脑勺,不让自己受到一丝伤害,说不感动自然不可能。

  只不过这个世界的开局杀迄今还让凡笙历历在目,仿佛随时会在梦中重现。明衍虽未下旨赐死原主,却将她背后的家族斩杀殆尽,却独留下原主一人承受这所有悲痛和苦难,莫非这就是他对她的爱吗?

  这样的爱情,不要也罢!

  感觉到少女浑身颤抖,季骁转身低下头,脱下自己的黑甲,解开外裳裹在她身上,俯身时注意到她头上的金钗,顺手也帮她取了下来,随便掐了半截软枝,灵活的为她挽起头发,然后将树枝插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简直惊呆了凡笙。

  没等凡笙反应过来,他便俯身拉过她的双手,帮她紧紧箍住他的脖子道:“别使小性子了,一会就好!”说完背负着她涉水而行,顺着水流向山涧外的天地奔去。

  “你……你究竟是谁?”

  凡笙颤声问道,最初对他的怀疑,不过就是某个穿过来的倒霉哥们,背负着太子的坏名声,扮猪吃虎准备蛰伏而动阴谋家;再到怀疑他是上辈子重生的太子;然而就在他替她挽发时,用随手软树枝为她固定的动作,没来由让她想起上个世界的事情:她家老头子做得最最温柔的事情,便是在那个小四合院中,摘一截花枝丫替她挽一下头发……

  凡笙的眼前突然闪现出他们接触以来的点点滴滴,他总是能细致入微的掌握自己的喜好,原本她以为对方是从美莲那里打听出来,现在反过头来想,有些小细节或许连美莲都不曾注意,如果那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他……

  “回答我,你……你是不是他,是不是……啊?”

  季骁一言不发,只憋着一口气拼命向前奔跑。身后似乎又出现了追兵,不时有流箭射来,耳边喊杀的声音、马匹嘶鸣的声音在头顶上方由远及近,显然对方料定会有人从山涧中逃跑,所以沿路追击而来。

  季骁皱了皱眉,稍事停留辨别了一下方向,便一步步踩着河边的石头走上岸来。凡笙趴在他坚实的肩膀上,扑面的寒意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耳边回荡着杂乱的呼喊声,不知这样跑了多久,追兵的声音似乎没有了,周围也逐渐安静下来。

  他们竟然误打误撞来到一处山洞中。

  季骁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洞口的碎石上,冷不防一个踉跄,身体突然向下软倒。却在紧要关头单膝跪地,手拄着佩剑勉强支撑了一下,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你没事吧!?”凡笙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连忙伸手扶住他摇晃的身躯。只见他脸色苍白,牙关紧咬,身上大小伤口无数,她抬起手只见受伤殷红一片,也不知道对方伤在哪里?这分明是失血过多的表现。此时见他神情委顿,面如宣纸,心知情况不妙,连忙将人扶起。

  凡笙咬牙切齿才将人支撑起来,此时才发现这家伙竟比自己高出许多,也亏得他之前竟然想到用缩骨术来扮演内侍,真是个不着调的主!她拼尽全力,一步一挨才艰难的支撑着对方走到山洞内避风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将陷入昏迷中的男人靠在墙边,凡笙脱下他披在自己身上衣裳,重新披在他身上,这会可不能再感染风寒了,否则难不成让她像电视里面的女主角那样直接献身降温!

  她向天翻了个白眼,手脚麻利的将山洞中的枯叶和树枝拢到一起,又飞快的钻出山洞从外面扒拉了一些进来,用火折子点燃升起火堆,外面天色渐晚,此处邻水昼夜温差大,需要注意保暖,至于会不会暴露行踪也顾不得许多,先救人要紧!

  再次出去寻了饮水,在小八的地图指引下就近找了些野果和药草。凡笙犹如准备攒食的松鼠一般,辛勤努力的将这些全都扒拉回山洞之中。待她进去时,却发现男人已经清醒过来,正解开衣服,处理身上的伤口。

  凡笙此时才发现男人右臂被箭矢射中,他为了不影响逃亡竟然直接将带倒刺的箭头生生拔了出来,此时撕裂创口已经出现流血不止的现象!再一次深刻体会到男人的不省心,她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决定不跟一个身受重伤的家伙计较,然而不知为何,眼眶竟然微微有些发涩。

  情绪突然一下低落下来,原来她还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面对突如其来的截杀,也不知道美莲她们有没有逃出生天?

  冷不防旁边的男子伸出手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他的手冰冷而无力,却让凡笙感觉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你……你是……”凡笙颤声说道。

  没等她将对方的名字说出,腰部突然被铁臂扣住,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四目相对,虽然均是不同容颜,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对方极具压迫性的靠近,他身上混着淡淡血腥和男性荷尔蒙的味道顷刻间扰乱凡笙的大脑思维,令她不自觉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对方用熟悉的方式将她逼迫在墙壁和他的胸膛之间,二人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似乎用这种方式就能感觉到彼此熟悉的心跳,以及回忆起过往种种……

  凡笙手里拿的野果和草药叶子掉落一地!

  她朦胧着双眼,抬手细细抚摸着男人的脸,眼底从疑惑到肯定。因为受伤的关系,他的眉眼显得有些疲倦,目光也不似战斗时的咄咄逼人,反而犹如慵懒傲娇的猫,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抓住凡笙准备退却的纤纤玉指,另一只手则禁锢住她的后脑,慢条斯理的抚上她的脸颊,撩开湿漉漉的黑发,粗糙的指腹在她敏感的唇边,如同蜻蜓点水般轻轻掠过,似乎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娇嫩的肌肤在自己抚摸之下轻微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