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蛙文学网 > 其它小说 > 我有王妃我怕谁 > 第179章 天赐良机
  流城。

  流城是千衍宗管辖的地方,满大街的人表面上看着都是一副正道君子的模样。

  “小姐。经过这一个月的修炼,我总觉得我变强了!”陶桃子拍了拍胸脯自信满满的对着花知忆说道。

  花知忆笑了笑,心里觉得这真是个小丫头。

  “小姐,我们找北阁,怎么到酒楼来了?”

  花知忆一行人停在了一家酒楼面前,而肖南弦似乎不太相信堂堂北阁楼居然是家酒楼?

  花知忆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肖南弦,负手摇了摇头,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你看,如此不起眼的酒楼,就暗藏玄机。”

  只见花知忆阔步走进去,对着一旁的伙计举起四根紧密相靠的手指头说道:“四壶花酿。”

  伙计费饼一看,立马恭敬的请花知忆一行人到了二楼雅间。

  “各位爷,不知道除了四壶花酿,还需要些什么?”

  所有人看向花知忆,花知忆思考状的说道:“再上四碟小菜,哦,对了,我要见北阁主。”

  花知忆的话让在场的众人心中都为之一振。费饼稳了稳心态,行了一礼说道:“抱歉,北阁主不负责接单。”

  “哦?若是我一定要见他呢?”花知忆邪魅的一笑,看向费饼的眼神里带着威胁之意。

  费饼在花知忆眼神的压迫下感到甚是为难,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抱歉!恕小的无法满足此等要求。”

  “那你看看这个,能不能让你改变主意?”

  花知忆说着,从储物空间内拿出了一块黑檀木所制的身份牌放在桌面上。

  费饼拿起来一看,立马跟烫手山芋一般把身份牌放回去,恭敬的说道:“不知是贵客大驾光临,是小的冒犯了。还请贵客稍坐片刻。”

  看着费饼匆匆忙忙的离开,陶桃子扯了扯花知忆的袖子,小声的问道:“小姐,为何我们一定要找北阁主呢?”

  卓熙倒是觉得无所谓,以花知忆的身份,小小的北阁主应该跪下来迎接。

  “北阁主不在北阁楼内。”花知忆的语气十分肯定。

  “啊?”肖南弦和陶桃子惊呼出来。

  “小姐,您就这么笃定这北阁主不在北阁楼内?那您为何又一定要找他呢?”肖南弦不解的问道。

  花知忆笑了笑,拿起桌面上的身份牌两面翻转给他们看看上面的字,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除非阁内有大事,不然这些阁主都不会在阁楼内待着。这里的管事甚少,不像是有大事发生的样子。”

  “贵客您说的没错。”说话之人从容的走进门,向花知忆行了一礼,说,“代内阁五管事之位的贺山见过各位贵客。”

  花知忆转动身份牌的手停下,而正好面对贺山那一面上写着“司马哲”三个字。

  司马哲,乃雅君阁阁主。

  贺山看着身份牌上的字,明白了,为何需要北阁主出来接待了。

  “司马哲那个老头不是说了吗?持有他身份牌的人,得分阁主亲自迎接。”花知忆的话与往常不同,净是带着挑衅之味。

  贺山眉头这才微微一皱,向花知忆行了一礼,说道:“抱歉。北阁主目前不在北阁楼内。目前留在北阁楼最大的管事也只有在下,还请贵客见谅。”

  花知忆思考了一番,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既然北阁主不在,那你来接单吧。对了,那老头也还说了一句,若是分阁主不在,接待持有他身份牌的管事暂时能够查阅分阁主等级以下的信息。也就是说,所有事情一定要知无不言。”

  “贺某明白这个规则。贵客,请问吧。”

  “我要神偷行九州的全部信息,包括最近出现的地方。”

  贺山向花知忆行了一礼,说道:“贺某明白了,请贵客稍坐片刻。”

  北阁楼外阁内。

  庄鸿霖看到费饼匆匆忙忙走过,疑惑的问了一句:“费兄,何事如此着急?”

  “贵客贵客来了。你赶紧来搭把手,把酒菜送到贵客雅间去。”

  “好。”庄鸿霖提步赶紧跟上了费饼,进厨房拿酒菜。

  “等会儿,你千万不要出声,跟紧我。你要是惹到这等贵客,十条命不够你死的。”

  “这么厉害?是什么样的贵客?”

  “手持雅君阁阁主身份牌,分阁主要亲自接待的贵客,你说厉不厉害?”

  “雅君阁阁主的身份牌!”

  “没错。所以,你可别出岔子了。”

  听着费饼的话,庄鸿霖心中十分震惊,没想到他还能接待到这么厉害的贵客。

  庄鸿霖跟在费饼身后,端着小菜,小心翼翼的跟随着进了雅间。

  “贵客。这是您的花酿和小菜。”费饼赔笑的将酒和小菜摆好。

  庄鸿霖心里十分好奇贵客的模样,便趁着缝隙抬头望去,可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花知忆吗?

  “花……前辈?”

  庄鸿霖声音很低却不至于使得分神期的花知忆听不见。

  花知忆抬头望去,眼里闪过惊讶,说道:“是你!你到修真界来了?虞楚欣呢?”

  费饼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个庄鸿霖居然认识贵客!

  “贵客,这是我们内选选上来的伙计,叫庄鸿霖。若是贵客需要,小的就留他下来任您差遣。”

  花知忆笑了笑,朝着庄鸿霖挥了挥手,说道:“行。庄鸿霖,坐吧。”

  庄鸿霖看向费饼,得到费饼的点头之后,便坐了下来。

  费饼识趣的退了出去,心里庆幸自己真的没得罪庄鸿霖。

  庄鸿霖看了一眼花知忆身边的人,疑惑的说道:“花前辈,怎么不见皇叔?”

  花知忆眼神微微一变,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你皇叔,他现在应该在东源庄家。”

  “东源庄家?”庄鸿霖惊呼出来。

  “对,应该说,你们都是东源庄家庄锦陌前辈的后人。你若是有机会就到东源庄家看看,看看你皇叔在不在里面。”

  花知忆也想着进东源庄家找人,可惜她不是庄家人,这些氏族十分看中姓氏以及来历,一般人还真的潜不进去。

  碰巧这时候又遇到了庄鸿霖,真是天赐良机。

  庄鸿霖神情庄重起来,对着花知忆行了一礼,说道:“鸿霖明白。”

  突然,庄鸿霖又想到了什么,对着花知忆说道:“前些日子,有个东源庄家的人来寻过我,让我随他回东源庄家,在大公子手下办事。我那时候拒绝了。”

  花知忆思考了一番,回想着庄家大公子庄明远的信息,对着庄鸿霖说道:“他们应该还会再来找你,你推脱几次,应下便是。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通过雅君阁联系我,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我就是漫花谷少谷主花知忆。”

  庄鸿霖心里虽然只是猜测,可是听到花知忆承认之后,心里还是翻起了大浪。

  其他人亦如此,后知后觉的陶桃子甚是惊讶,只不过看到有外人在,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站在修真界顶端之一的花知忆,现在居然在跟他们吃饭。

  几人也没聊多久,贺山就进来了。

  “贵客,这是您要的资料。”贺山将手中的资料呈递给花知忆,继续说道,“神偷行九州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千衍宗管辖的顺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