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蛙文学网 > 其它小说 >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城门暗道
  赵洛俞此话一说,营帐之中的所有人便都看向了他,当然也包括我。

  我也十分的好奇,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克敌制胜!

  赵洛俞转过头来看我,示意我扶着他站起来,我便连忙搀扶起他来。

  赵洛俞走至地图近前,一指国都的北城门,说道:“从此门而入,必能出其不意,一举攻下国都!”

  我见一众人原本还都是面带期待意外之色,赵洛俞这话一说完,却都是一脸的‘不过如此’‘根本不行’‘这怎么可能’的样子。

  我想来也是,不管是东南西北哪个门,现在可都是吊桥高悬,只要是想攻城,必然都是要使用强硬的手段,而使用强硬手段就会有巨大的伤亡,这怎么能说是轻而易举呢?

  我也带着满脸的疑问看向赵洛俞。

  只见赵洛俞不慌不忙地笑了,说道:“北门与其他城门有所不同,北门的城门在三年之前曾经修缮过……当日修缮之时曾发现,这北城门的下面,也便是在护城河水之中,有一处暗道,咱们可以经由这个暗道进入城中,打开城门!”

  有人便道:“你怎么知道此事?”

  又有人道:“即便是有暗道,咱们五万人马,难道要一个个地暗道里钻进去吗?若是被人发现,堵在暗道口,还不是出去一个死一个?”

  “就是!而且那暗道现在还在水中,有多长?人能憋气通过去吗?”

  周辙此时一摆手,“先别急,周望轩你继续说!”

  赵洛俞说道:“我的建议是,可以先派几个人试探一下这暗是否还存在,若是存在,不妨先进入国都之中,联合国都之中被镇压的官员将领,到时候内外夹击,定可获胜。”

  “呵!你说来简单,且不说那暗道是否还存在,便是存在了,现今国都之中也一定守备森严,便是进去了,估计也要被抓个正着!”

  一些人便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这个人的观点。

  赵洛俞又道:“那在诸位此刻,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又纷纷摇头。

  我此刻说道:“既然诸位都没有其他的办法,那么不妨就试一试,若是成功了,自然是好,若是不成功,也不会发生比现在更糟的局面。”

  周辙听我这么说,略作沉思:“周望轩,若如此,这件事便是得由你去,因为这里只有你知道暗道在哪里。”

  赵洛俞点了点头。

  周辙皱着眉头,有些担心地说道:“可是你身上的伤……”

  周辙所说之事也是我担心的事情,赵洛俞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若是要进入水中游过去的话……他能行吗?

  赵洛俞道:“我可以。还请将军给我派几个武功高强并且会水的人来!”

  周辙便点头,“这个自然是没问题。”

  周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任周望轩为先锋官,明夜动身!”

  我扶着赵洛俞领了命!

  我原本也是想着跟赵洛俞一同前往,但是我是个不会水的旱鸭子!所以实在是没办法跟着他们同行了。

  我告知赵洛俞,若是进入国都之后,不妨去找广潇王周编,他定然会帮助我们!

  当夜周辙便找来了五个会水的且武功都不错的士兵,赵洛俞又叮嘱他们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一直到天明的时候,赵洛俞才睡下。

  快晌午的时候,我正在愁思,就见大营外面来了两个人,破衣烂衫的,我一见,这不正是那苦瓜脸和西瓜头那两个蟊贼吗?他们两个莫不是一直跟到了这里?

  就在我看见那两个蟊贼的时候,那两个蟊贼也看见了我!

  见到我那苦瓜脸就大喊:“奶奶!可算是追上你了!”

  他这么一喊,那守营的士兵便转过头来看我,一脸的迷惑。

  我走了出来,皱眉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到这儿来了?”

  西瓜头愣愣地不说话,苦瓜脸陪笑道:“奶奶,不是说让我们去洵城找你,找到了,你就收我们为徒吗?”

  我心说,这两个家伙不会是真的想拜我为师吧?

  苦瓜脸继续道:“嘿嘿,奶奶,我们去洵城的路上,正看见你骑着高头大马的在这……队伍里,于是便又跟这来了!”

  说罢,苦瓜脸就拉着西瓜头跪了下来,“奶奶,我们兄弟二人果然是有眼不识泰山,奶奶竟然是一位将军!还请奶奶收下我们吧!我们愿意做牛做马为奶奶效力!”

  我要拉那苦瓜脸的起来,苦瓜脸却怎么都是不起,只让我收下他们为徒!

  我道:“我没什么本事要教给你们的,你们若是没得地方去,不如就在这里从了军吧,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苦瓜脸见我实在是不收他们,便点头道:“既然是奶奶给指的明路,那奶奶怎么指,我们就怎么走!”

  我觉得哭笑不得,又道:“你们不要叫我奶奶,我叫江辰媛。你们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那苦瓜脸跟西瓜头连连点头,又道:“奶奶名讳我们兄弟二人怎敢直呼呢,便以后就叫奶奶大将军吧!”

  “我不是什么将军!”我解释道。

  “大将军切莫自谦了,在我们兄弟心中,你就是将军!是吧!”苦瓜脸问西瓜头,西瓜头便点头如捣蒜。

  我引着这二人到了一小将那里,方知道了这二人的名字,苦瓜脸的叫王风祥,西瓜头的叫章猛樵。

  他二人对我是千恩万谢,我便不再与他们多言,去寻赵洛俞去了。

  赵洛俞夜间未睡,早上的时候我便没有唤他,我进入帐篷之时他便刚刚醒来,我端了一碗茶水给他,“你的伤,能行吗?”

  赵洛俞喝了一口水便说道:“没事的,媛媛,你再帮我上些药来,估计就好了。”

  我知道赵洛俞这是怕我担心在安慰我呢,遂取了一些药来给他敷上。

  赵洛俞道:“媛媛,等这件事情结束了,咱们就回大梁去吧……”

  我给赵洛俞敷药的手一顿,心中已经若春花绽放,说道:“好!”

  “春喜的尸骨……找到了吗?”赵洛俞试探着问道。